卓玉宝 发布日期:2017-09-13 浏览次数:次 字体:[ ]

    他是领导同事心中的“工作达人”,一年到头,起早摸黑,他不在调解现场,就是在去调解现场的路上。

  他是让妻子埋怨死又心疼死的“傻丈夫”,家里的事不管,对工作却近乎癫狂,甚至连身患癌症,都敢把检查报告偷偷藏起来。

  他是亲朋好友既尊重又“恨铁不成钢”的老实人,就知道“傻乎乎”地埋头苦干,却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。

  他,就是大麦屿街道综治办干部卓玉宝。从弱冠到知天命,卓玉宝在基层一线一干就是35年,把全部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工作岗位上,却从不计较个人得失。别人提拔了,他也不眼红,乐呵呵地做自己的工作;眼看年龄到了,提拔无望,他也不在意,还是乐呵呵地做自己的工作;甚至做完癌症手术后,所有人都劝他可以退下来歇歇了,他却仍然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。

  用卓玉宝自己的话说:“我没有别的兴趣爱好,工作就是我惟一的爱好。”

  把自己生命置之度外的“工作达人”

  2015年5月,长期的繁重工作与不规律生活向卓玉宝的身体发出了警告。全身无力、食欲减退、肝部持续性疼痛等症状频频袭来……但由于手头工作繁多,去医院体检的事情他一拖再拖。

  直到2015年10月下旬,单位组织干部体检,卓玉宝终于去检查身体,却接到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:肝癌!肿瘤已有五六厘米大。

  医生建议他立即安排住院治疗,但卓玉宝的心里,还牵挂着两件亟待解决的调解事件。他默默地把病历报告塞进抽屉,“要把这两件事情处理完,我才能安心去住院”。

  2015年9月30日,浙岭渔27887号渔船在211/7海区行驶航行时,与正在作业的浙玉渔65005号渔船发生碰撞,造成浙玉渔65005号渔船沉没。当时这个案件已经调解了将近半个月,做了很多工作,始终难以达成一致意见。“既然是我接手的事,必须要在住院之前解决好,不然不放心。”10月29日,在卓玉宝的不懈努力下,终于以温岭方赔偿大麦屿方损失108万元的结果达成了协议。

  2015年10月26日,岗仔头村某机械厂职工陈火金猝死赔偿调解事件在卓玉宝的调解下,得到了圆满解决。之前,双方自行调解时,因不同意赔偿金额,家属多次集结人员到企业闹事。卓玉宝接手后,担心自己住院了,问题没解决会愈演愈烈,于是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次次去现场劝说调解,最终达成了62万元的赔偿协议。

  解决完这两件急事,卓玉宝才向家人坦白病情,并把手头所有的工作跟同事进行了细致交接,这才安心地去上海住院治疗。

  “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还回不回得来,这个病不好说,还是把工作交代清楚好。”卓玉宝说。在他的心里,工作高于一切,重过自己的生命。也正是因为对工作的牵挂与不舍,住院期间,他仍跟“没事人”一样,与同事、企业频繁电话联系,沟通解决“扶工助企”中遇到的难题;出院后,他仅仅在家休养了3个月,便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  “当时我们整个街道上下都震惊了!肝癌不是一般的病,他这才休养了多少时间,就来工作,不要命了吗!”大麦屿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蒋招林告诉记者,任凭街道领导、同事怎么劝,卓玉宝还是坚持要回来工作,他总说:“上班能让我忘记自己是一个患者,也能做点事来证明自己还有价值。”

  G20期间,他一直坚守在岗位上,不管是夜巡夜查还是住夜值班,他始终冲在第一线,陪同他“冲锋”的,还有妻子为他煎好的一暖壶中药。

  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,早上5点就要起来赶赴选区,和卓玉宝分在一个选区的同志都劝他不要去了,但他却总是第一个到。

  2016年10月8日,身为环海河河长的卓玉宝,为了确认排污口数量,弯着身子沿着河岸拨开杂草一个个找排污口。从古顺水闸到环海庆丰闸,1985米长的河道,卓玉宝走完时,天色已经全黑。他直起身子,才感受到身体传来的疲惫。

  “他就是这样死心眼,一天到晚惦记工作,最后连命都差点搭进去。”提起丈夫,妻子林务英是既抱怨又心疼。

  卓玉宝本就患有乙肝,一直以来靠药物抑制。“乙肝病人本来就要注意休息和饮食,他倒好,工作起来没日没夜,错过食堂饭点了又不舍得出去买点好的吃,随便买几个饼充饥,长年累月下来,身体怎么不被拖垮。”林务英说。

  抽烟喝酒打牌唱歌,所有娱乐消遣卓玉宝样样不会。他说,自己的思想可能“老古板”了点,总觉得唱歌喝酒等娱乐是“坏事”,惟有工作才是正事。

  把职业当事业经营的“金牌调解师”

  2016年7月,湖南籍农民工曾维茂来到大麦屿街道综治办,指名要找卓玉宝。此前,曾维茂受雇建房子时不慎摔伤,造成膝盖及脚趾断裂骨折,为了工伤赔偿的事,曾维茂多方奔走,却始终一筹莫展。“我问过了,只有找卓玉宝协调才能解决,人家都说他办法多。”

  其时,卓玉宝刚做完癌症手术不久,不能过度劳累。但看着农民工兄弟焦急的神情、期盼的眼光,他又觉得于心不忍,咬牙应承下来,不耐其烦地听双方介绍情况、一遍遍查阅资料寻找适用的法律法规、一次次找双方进行现场调解……在长达半个多月的调解后,双方终于达成了7.2万元的赔偿协议。

  “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法宝,就是以讲情讲理说服人家。”卓玉宝说,自己是一个“不会凶”的人,碰到不好说话的调解对象,他只能凭着耐心。“我就跟他讲,这个事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是怎么样的,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的,劝他们各退一步,多为对方想想,一般都能解决的,人心都是肉长的嘛。”

  “只有我们才知道他背后付出了多少。”大麦屿街道综治办工作人员苏光泽说。

  苏光泽是大麦屿街道综治办的一员,自2008年入职以来,他一直跟着卓玉宝学习工作。在他眼里,“师傅”身上就是有这么一股把职业当事业经营的特殊气质,显得与众不同。

  “感觉他的思想、情怀有点与众不同,就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传唱的,‘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’,他是真的把工作当成事业在做。”苏光泽告诉记者,综治办工作繁杂,光调解一项,经常都要加班加点,做久了真的很累,但这对卓玉宝来说却是常态,“每天晚上办公室灯都亮着,要么调解到半夜,要么坐在办公室写信息、研究材料,为此不知道落了‘师娘’多少埋怨。”

  2016年8月18日,苏光泽记忆犹新。当时,大麦屿街道里墩村要修建公路,就其中一块被征用土地的权属问题,村民苏某与村里争执不下,几次调解都没有成功。当天下午,苏光泽又一次调解失败,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,恰巧被卓玉宝看见了。

  “我就跟他聊了聊这个事,谁知道他直接说‘走,我们去一趟’,拉着我就奔村民家去了。”苏光泽回忆说,当时已经临近下班,“师傅”连晚饭都没吃,空着肚子跟苏某拉家常,耐心地做思想工作,一聊就聊到晚上7点半。“其实那个时候他刚手术回来不久,大可以在办公室躲清闲的。”

  “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,就是想着有什么工作没做好,上午做不好中午做,下午做不好晚上做,总想把事情做好。”卓玉宝说。

  都说“业精于勤、荒于嬉”,几十年如一日的忘我工作,也让卓玉宝成长迅速,尤其在基层综治领域,他更是领导、群众心中当之无愧的“金牌调解师”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自2006年卓玉宝担任综治办主任以来,各类大大小小的疑难矛盾纠纷、意外突发事件,已解决了不下500件,涉及金额达6000余万元。10多年来,大麦屿街道的综治、平安工作每年都被评为市级先进集体,他个人也斩获省市县级荣誉无数,“红本本”塞满了整个抽屉。2016年7月,他还被评为法治浙江建设十周年先进个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卓玉宝编制的大麦屿街道民主法制村(社区)记录本(现更名为县民主法治创建路线图),也于2014年在全县推广应用,成为全省首创。

  “交给他的工作,他从不挑三拣四,也不推诿扯皮,总是任劳任怨、脚踏实地地去做,而且还能做出特色、亮点。哪怕现在生病了,还是充满干事创业的激情。群众来寻求调解,还是只认卓玉宝。”大麦屿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陈礼平说,在基层综治领域,“玉宝一人胜过十万兵”。

  顾大家舍小家恪守忠诚的“工作狂”

  前不久,林务英和同事聊天时,聊到了“家庭地位排行榜”。

  “我同事说他老公工作很积极的,在家里父母第一位,工作第二位,女儿第三位,她排第四位。我顿时就接不上话了!”林务英感叹说,在自己老公心里,永远是工作排第一位,找他帮忙的人排第二位,“他忙起来心里哪有我和儿子啊,连他爸爸都还是我照顾得比较多。”

  打开话匣子,林务英开始一一“数落”:家里电灯、水管坏了,打电话让他修一下,他说没空,你让妹夫来修一下”;打电话给他,永远都是一句“有事快说,没事挂了,我忙着呢”;结婚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做过一件“浪漫”的事,“连想让他陪我和儿子爬爬山,他都说‘谁像你这么闲啊’,一句话就把你打发了”。

  抱怨归抱怨,这么多年,林务英还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丈夫。但是,有两件事,却始终藏在她的心里,难以释怀。“你都不知道,他不单是自己拼命,他拼起来都可以不顾儿子的命!”林务英“恨恨”地告诉记者,两次刮台风发大水,卓玉宝都在单位忙着防台,根本没顾到年幼的儿子。

  “一次是儿子大概8岁的时候,那时我在乡下教书,不能回家照顾儿子。他单位离家和学校都很近的,就只顾着防台,为群众的安危忙前忙后,就没想着去接接儿子。”林务英回忆说,那次水涨得很高,儿子打小腿脚不便,自己越发担心,赶紧给卓玉宝打了电话。“我问他儿子呢,他说‘我在防台哪有时间去接儿子!’,还好我妹妹想到了,去把孩子接了回来,不然真就淹死了。”

  “还有就是2004年云娜台风,他打电话回来让儿子关门,结果大门玻璃掉了下来,割伤了儿子的大腿。”林务英不忍回忆儿子当时的处境,那真是“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”,后来还是她弟弟赶到,把孩子送到了医院,“直到儿子进手术室,我们还是联系不上他。”

  面对妻子的抱怨,卓玉宝“傻笑”着,也愧疚着。他说,以前并不觉得,但自从生病以后,看着妻子不但要顾着工作,还要起早摸黑照顾自己,心里真的很愧疚,感觉自己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少。“但是没办法,我生来就是干工作的命,工作没做好我就难受,做好了就高兴。”

  “跟个孩子似的,一没工作就不舒服,一有工作就高兴,工作做好了更是开心得不得了。”林务英说。她给记者说了件“好笑的事”:手术回来后,街道领导考虑到卓玉宝的身体,为他减轻了工作,“难得近一年来我下班时间都能在家里见到他。”结果有一天,卓玉宝回家迟了。“我就问他,今天怎么回来那么迟?他说今天领导给我派工作了,我完成得挺好!那语气,那表情,好像领导给他派工作是天大的喜事一样!”

  2013年,卓玉宝的儿子大学毕业,并辗转成为大麦屿街道的一名合同工。尽管从小都没怎么照顾孩子,但卓玉宝欣慰地告诉记者,儿子跟他很亲,也很听他的话。“从他工作开始,我就告诫他工作要做实,要实干,尤其是要经常下到村里,挨家挨户走过去,了解每个家庭的就业情况,不能胡乱瞎报,他都记在心里了。”

  “简直跟他爸像一个磨子刻出来的,‘实在’得不行。”这些年,看着儿子迈着并不方便的腿脚,一步一个脚印践行他爸爸的“工作观”,林务英又心酸又欣慰,心里五味杂陈。“说实话,不想他跟他爸爸一样‘傻干一辈子’,但仔细想想,男子汉就要有担当,要对工作负责,恐怕还得跟他爸爸一样‘傻干一辈子’。”

  在发现卓玉宝身患癌症后,组织上考虑他的身体,让他从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,减轻他的工作量,但他人退心不退,还是站在火线,站在综治一线,始终没有忘记“服务”的本色。

  “曾经有人跟我说,如果我们街道有十个玉宝这样的干部,我们的工作会做得更好。我深以为然。”大麦屿街道党工委书记胡楚峰说。